主持人王宁每次对话皆坦诚相见享受前进不怕失去

央视《面对面》主持人王宁 :每次对话皆坦诚相见 享受前进不怕失去

“人的一生,就是一场马拉松,大多数人跑快了便喜,跑慢了便悲。我不愿这样,我跑我该跑的路,你超过我,落下我,都与我无关。我生来不是为跑步,而是为我的路而生的。”——参加主持人大赛前,我看到了这样的话,于是,很霸道地把它记在心里。今天,谢谢这些字句成全了我的此刻。

有些采访者通过咄咄逼人、步步紧逼,让被访者完全“卸下”。但润物细无声的暖意,也是让人卸下防备呈现自己的方式。就像面对灾难事件,质问可让公众看到真相,难道泪水就不能让公众看到真相?

在央视比赛场上,其实就是把自己完全打得粉碎,如果说别人是把自己放在放大镜下,我可能是放在显微镜下。因为大家对你有预期,就会用更苛刻的标准要求。怎么才能做自己?而我要做的是什么?当这些问题我偶尔想到时,就忘掉它,不去想。

谈定位 享受在自己的独木桥上

目前,我国共有219家国家级经开区,遍布31个省区市。2018年,全国国家级经开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2万元,吸引外资513亿美元。来自商务部的数据显示,国家级经开区贡献了全国五分之一的利用外资、进出口贸易额和工业增加值。

主持人是讲故事的人,讲述人类的故事、时代的故事、人的故事。如果对讲故事有巨大热情,如果愿意付出时间,然后投入到故事的发现甚至创造中,都会成为很好的主持人。

记者:你在北京卫视主持《养生堂》,收视率已很不错,为何参加主持人大赛?

“国家级经开区在促进中国工业化发展道路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表示,在30多年发展的基础上,如何伴随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实现国家级经开区创新再提升,是经开区面临的一个挑战。

记者:2019年央视主持人大赛再次启动,8年前你一举夺冠,当时你说自己是孤独和艰难的?

王宁:我那时也在想为什么参赛,要证明什么?主持人是不是比出来的?那时做的《养生堂》,至少在北京是个口碑很好的节目,我也有了一定公众认知度。《养生堂》当时给了我非常宝贵的经验,让我在短短两年见证一个设计创意都非常好的节目,从完全没有收视率到做成北京的“黑马”,做到很好的口碑,更见证了一个团队从弱小到强大的过程。

设立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国家级经开区,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是一项重大创新举措,自诞生之日起就打上了“开放型经济发展”的烙印,并伴随改革开放进程不断发展壮大。“国家级经开区从设立之初就走在改革开放的前列,比如管委会最早就是由国家级经开区建立起来的一个创新模式。”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说。他指出,国家级经开区创立了统一规划、高标准、分阶段的开发应用模式,率先打造出重商、亲商、安商的环境,例如在全国广泛推广的“一个窗口”对外、“一条龙”服务的管理运行模式,正是国家级经开区敢为人先创造出来的。

记者:如何平衡家庭与生活、工作的关系?

记者:许多媒体人转型创业,如何看待?你是坚守电视还是想实现人生另一种可能?

如今,作为“改革开放排头兵”的国家级经开区承担着新使命。未来,国家级经开区将继续积极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进一步发挥好国家级经开区培育经济增长新动力、促进高质量发展的优势。

王宁的人生马拉松,始终不急不徐前进着。回顾从主持人大赛到进入央视的8年,她如何找到人生钥匙,并开启新的历程?她又如何看待公众眼中的“记者型主持人”?近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对话王宁,她回答说,自己从未改变,而标签在每个人的心中。

王宁:今天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主持人?白岩松说“主持是技术,人是内容”,我特别认同。主持人是什么?是桥梁,是连接信息和受众的桥梁,它的作用不仅是让大家过桥,更是让大家在过桥过程中能到达彼岸,还能看到周围风景,并能用既快捷又有美感的方式进入你想带他进入的故事,这是主持人的一个功能。

记者:你认为媒体融合趋势下,需要什么样的主持人?

王宁:现在所说的人设,好多人是用来变现的。因为当你真正做自己,在成为自己的过程中,是不会考虑到这个问题的。当你有无限热情去做一件事时,是不会想到内驱动力的。我不会说,王宁的定位是要做知性的人,所有不知性的事都不做。我要抗争,要把定位死死钉在墙上。

记者:“我跑我该跑的路,你超过我,落下我,都与我无关。我生来不是为跑步,而是为我的路而生的。”这句话作为人生法则,如何理解?

谈风格 每次对话都毫无保留

“国家级经开区要实现二次飞跃,应当适应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目标,顺应产业结构升级的趋势,结合各个经开区所在区域的比较优势,选择利用外资和对外开放的产业领域,在服务国家经济发展目标过程中,继续发挥前瞻性和引领性作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经济学院副院长罗立彬说。他表示,新形势下应当在建设国际营商环境方面加大力度,以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使得投资者可以更好地根据市场价格信号来判断差异化的投资领域,用微观主体活力带动开放水平扩大。罗立彬说:“各个经济开发区应当综合考虑所在地区参与国内区域竞争和区域一体化需要,通过经济开发区高水平开放优势,在区域竞争与合作过程中发挥带头作用。”

王宁:很多遗憾,处处遗憾。所有采访都是遗憾的,没有任何采访是完美的。

记者:很多观众认为你是记者型主持人,你认可这个“标签”吗?

今年是国家级经开区建设35周年,我国对国家级经开区创新发展作出了新的重大部署。由创新实现崛起的国家级经开区,正以创新迎来二次飞跃。

记者:在许多观众看来,你是“知性”的形象,这是你的主持风格吗?

同时,我国还将依托中部地区国家级经开区现有的产业基础,实施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行动,推动中部地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在东部地区‘腾笼换鸟’过程中,中部地区特别是地处中部的国家级经开区具有很大承接力,中部地区的国家级经开区在科技资源和劳动力资源方面都有很大优势。”白明表示,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推进,中欧班列开行数量和开行线路不断增多,中部地区与相关国家经贸往来也会越来越频繁,这也为国家级经开区发展提供了新机遇。

之后,王宁加盟北京卫视科教频道《养生堂》。她主持的节目也从非黄金时段的“零收视”,成为开创北京地区收视新高的“黑马”,还斩获了当年《综艺》年度节目大奖。2011年,王宁在央视主持人大赛上一举夺冠,更让她成为主持界焦点,并逐渐成为全国观众熟悉的主持人。

我走我的路,不再想更多。享受前进过程,不害怕失去。

谈“标签” 我不是记者型主持人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粟裕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冯其予 姚 进

记者:在新闻节目主持人中,你对自我有没有定义一个风格?或在哪个点上要做得最好?

8年过去,《2019央视主持人大赛》以全新面貌回到荧屏,首播便双网收视率破1%,更在微博热搜榜连登5个热搜词。而8年后的王宁,已是央视新闻中心评论部主持人,主持的栏目包括《面对面》《东方时空》《新闻1+1》等。她深度调查采访了《“呼格吉勒图”案》《“东方之星”沉船事件》《马航“MH370”失联家属纪实》《山西校园欺凌案》等重磅报道,曾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星光奖”。有观众评价,她的作品,不断为公众带来深度思考。

王宁:在职业中独立的女性不存在这个问题,至少我没采访过一个职业上很独立的女性,会每天焦头烂额去平衡家庭和事业。

“中部地区应当在分析国际产业转移流向基础上,对比产业链成本差异,并有针对性地改革创新,降低产业链成本,让产业转移的微观主体切实体会到产业转移收益。”罗立彬表示。

时间回到14年前的2005年初,25岁的王宁与电视结缘,主持河北卫视文化访谈节目《读书》,这是当时全国上星频道唯一一档读书节目。六年坚持,她专访了刘震云、贾平凹、毕飞宇等上百位文化名人。

王宁:这可能和我做的节目类型有关,因为《面对面》就是通过采访人物进入新闻现场讲故事的节目,而大家又认为进入现场寻找真相,寻找当事人的人是个记者,所以我就变成了记者型主持人,这是大家的“公众认知”。

正好那时央视有文化节目伸出橄榄枝,我觉得能让自己与所爱离得更近一点,所以做了这样的选择,也更加认清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有很多等待是无法和人分享的,有很多等待只有夜深人静时才知道。很感谢上天能让我年轻时就知道了一直在等待的东西,我也从来没放弃过它。参加主持人大赛,其实就是为了等待那一刻。

2019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推进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意见》,强调着力推进国家级经开区开放创新、科技创新、制度创新,提升对外合作水平,提升经济发展质量,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我国将赋予国家级经开区更大改革自主权。

《关于推进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意见》提出拓展利用外资方式和优化外商投资导向的要求。下一步,我国将从多方面推进:把握市场导向型的外商直接投资日益增长的良好机遇,积极引入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领域外商投资企业;支持国家级经开区高标准规划建设国际合作园,在国家级经开区以“区中园”的方式建设国际合作园区;坚持市场化运作,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营造公平、透明、可预期、与国际惯例接轨的优良营商环境;等等。

谈当年 把自己完全打得粉碎

当再次翻看她的书作《态度》中的那句——“始终做到心如止水,不离不弃,仍是所有的完美中最艰辛的跋涉。”似乎一切,都找到了答案。

但有了宝宝后,让我知道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让我知道了关心什么,人生乐趣是什么,快乐来源是什么,是孩子给我的。

说遗憾 没有任何采访是完美的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是伪命题。标签没贴在我身上,贴在每个受众心上。我知道传递给公众的每条信息,我希望背后那个故事能告诉你,无论做晚会也好,哪怕将来做菜的节目,或者去做个唱歌跳舞的节目,都会秉持我是在讲述故事、让你去了解故事中的人这个原则。

我记得当年在复赛后,感冒发烧非常严重,不太说得出话。那时在北京大兴录制,这种连轴的录制没法回家,因为要固定在一个地方,大家好随时沟通。我就一个人打车,去朝阳医院打点滴、做雾化,然后一人回来。因为夜里才有时间去医院,回来时已很晚了。

王宁:孤独反面是什么?是分享。在比赛过程中,如果你是个选手,就像运动员一样,无法跟任何人分享。你的努力和辛苦,都是默默承受的,因为完全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因为它是比赛。比如游泳运动员,即便平时每次游200米都打破亚洲纪录,也不见得最终在亚锦赛打破亚洲纪录或在世锦赛打破世界纪录。

王宁:创业绝对是老天赏饭,我没碰到老天爷,也没赏我这口饭。因为惧怕创业带来的失败和复杂,因为在我这根独木桥上还没走完,现在依然有特别巨大的热情去干的事情,依然想做好的节目,依然想找到好的人物的讲述方式。我在这条路上还没走够,依然特别希望大家能通过王宁的节目,去了解所讲述故事中的人。

王宁:人生看似辽阔,但不过是各自在走独木桥,每个人都只有一根独木桥可走。大千世界是成千上万根独木桥拼凑出来的。人有时为什么会特别拧巴?总想去别人那根独木桥上走走,或者总觉得也许生命中还有另一根独木桥,应该也走一走。

有时甚至空气中弥漫的湿度,都会影响发挥。在主持人大赛,能充分感受到这种不确定性。人在面对不确定时一定是非常复杂的。有恐慌吗?是人就有。有害怕吗?有。有要去战胜恐惧的较劲吗?也有。

记者:有什么遗憾吗?

就算已做到自认为的极致,当采访完一个故事,或做完一个节目,回到家,坐在椅子上复盘,依然觉得有非常多的问题没提,有特别多的话、应该说的话没说。就跟生活一样,哪个人一天中活得特别完美?

——这是2011年10月29日,王宁在博客里写下的“央视主持人大赛夺冠背后”的心路历程。

王宁:作为采访者,什么是大家都认为的最好?这个问题我也困惑过。因为知道永远无法达到最好,所以我只说怎么才算合格?还是拿《面对面》来说,这个节目近20年前,通过把当事人请到对面,通过记者的反思,来呈现事情本来面目。

做人物采访节目将近10年,采访了上百个人,我也曾为他们流泪、为他们书写、为采访感到遗憾,无数次梦里想回现场重新采访他们。经历了这些,我依然不能说自己是好的采访者、好的记者。但面对每个人,我都是掏心窝子的。在那刻,我毫无保留;在那刻,我希望坦诚相见。

据悉,其他改革事项还包括“报关企业注册登记”在规定范围内实行“审批改为备案”、“海关监管货物仓储审批”等12项在规定范围内实行“优化审批服务”。除“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业务的检验许可”“免税商店设立审批”两项属于海关总署事权的事项外,其余13项海关“证照分离”改革事项均已在广州海关落地。

孩子现在一岁多一点,已会说两个字了,他学会的第一个词是“出差”,这时我会觉得是不是需要陪伴他。我希望能在家庭和工作中活得更精彩。

Author Image
wiremup.com